大成南宁律师熊潇敏

南宁律师:刘某某诉某高速公路有限公司服务合同案

作者:佚名    来源:中国法院网

时间:2016-7-6 11:16:02    联系律师:13878124891

  财产保险适用“损失补偿原则”

  主题词  民事审判   财产保险  损失补偿

  裁判要点  财产保险适用“损失补偿原则”,被保险人不能获双重赔偿。

  基本案情

  原告刘某某诉称:2011年1月2日19时许,原告驾驶闽F39268轿车由才溪往上杭方向的高速公路行驶。行驶中突然发现一头被前车撞死的牛正横躺在路中间,原告立即紧急刹车,但前右轮还是撞在牛头上爆胎,造成车辆损坏、高速公路护栏损坏,车上一乘员受伤的事故。原告认为高速公路本应是全封闭的,牛能够进入高速公路,就表明被告疏于管理而具有过错,被告未履行其管理职责与合同义务,应当对原告的损失承担赔偿责任。因此,要求被告赔偿损失6万余元。

  被告龙岩某高速公路有限公司辩称:1.某高速公路通车运营后,被告按照《路政管理规定》和《路面巡查制度》的规范要求进行路面巡查,原告诉称违背客观事实。2.本事故的原因是原告驾车操作不当所致,原告负本次事故的全部责任。原告依据《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的责任认定,向本次事故受损害方赔付了相关经济损失,并依照保险合同的约定,向中国平安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办理了理赔手续,获取了赔偿款。现原告又以同一损害事实,以有偿使用公路的合同关系要求被告赔偿损失的主张,没有法律依据。请求法院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法院经审理查明:2011年1月2日19时左右,原告刘某某驾驶轿车在某高速公路上由才溪往上杭方向行驶。当行驶至长深高速A线3192km+600米处时,发现一头被前车碾压过的死牛在路面,原告立即采取措施,但所驾车辆碰撞护栏发生事故。此次事故导致车辆损坏、高速公路护栏损坏,车上一乘员罗某受伤。事故发生后,罗某被送到上杭县医院住院治疗。经福建省交警总队龙岩高速公路支队一大队《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刘某某应承担事故的全部责任。原告的车辆在中国某保险公司上杭支公司投了交强险、商业险,原告从中国某保险公司上杭支公司共获得赔偿款38423.02元。原告认为原告发生事故与被告的管理有过错存在因果关系,要求被告承担赔偿责任,原告诉至本院。

  裁判结果

  上杭县人民法院审理认为,高速公路是收费公路,设置隔离网实行封闭式管理是为了防止行人、非机动车、牲畜进入。本案中,牛能够进入高速公路,且原告所驾车辆因躲闪不及撞到牛是原告发生交通事故的直接原因。被告未能及时发现并清除障碍物,与原告发生交通事故有直接因果关系。因此,被告作为高速公路的管理部门具有过错,应当对原告的损失承担赔偿责任。根据《保险法》的规定,财产保险适用损失补偿原则,保险人享有代位求偿权,被保险人或者受益人不能获得双重赔偿,被保险人不能因保险给付义务的履行而获得额外利益。本案中,原告向中国某保险公司龙岩中心支公司所投保险为财产保险。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十二条和第六十条规定,原告只能就保险人赔偿不足的部分再向第三者请求赔偿。因此,法院依法判决扣除保险公司理赔款38423.02元,被告应赔偿原告23251元。

  宣判后,原、被告不服提出上诉。

  上诉人刘某某诉称:1.一审判决适用法律错误。上诉人选择的是违约之诉,应当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的相关规定。上诉人不是依据保险合同关系诉请保险公司赔偿,不应适用保险法的规定。一审判决扣除保险公司理赔款没有法律依据。2.有偿使用高速公路合同关系和保险合同关系是两种不同的法律关系,基于两种法律关系,上诉人有权取得两次赔偿。3.本案不属于《保险法》第六十条规定的第三者对保险标的的损害情形,保险公司不具有追偿权。4.上诉人作为车主与受害人达成的赔偿协议是在高速公路交警支队工作人员主持下达成的协议,是有效协议。综上,原审判决扣减保险公司的赔偿款没有法律依据,请求二审法院撤销原判,依法改判龙岩某高速公路有限公司赔偿损失61674元。

  上诉人龙岩某高速公路有限公司上诉称:1.原审法院审非所诉。原审原告刘某某要求原审被告承担因违约造成的责任,本案中没有任何证据证明,原审被告未尽到管理职责的违约事实。且公路管理部门根据《公路养护技术规范》规定:“及时清除杂物,以保持路面和环境的清洁”,是“及时”而非“随时”。但原审法院却认定“被告未能及时发现并清理障碍物,与原告发生交通事故有直接因果关系。因此被告作为高速公路的管理者,具有过错,应当对原告的损失承担赔偿责任”。由于“过错赔偿”是侵权责任原则范畴而不是违约责任范围,因此,原审法院是以道路交通事故责任(侵权)为由处理本案不当。2.原审原告与罗才英达成的交通事故调解书不能约束第三人。3.原审判决适用法律错误。原审原告提起的是违约之诉,但原审法院却适用侵权责任法的相关规定不当。4.本案系道路交通事故造成的损害赔偿纠纷,依法应当按责论赔。本事故由原审原告负全部责任,依法应由原审原告自行负责。5.原审原告的合理损失,已通过保险公司得到相应的赔偿,现原审原告又要求他人赔偿,依据不足。综上,请求二审法院撤销原判,依法改判驳回原审原告的诉讼请求。

  龙岩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认为:上诉人刘某某交纳通行费驾车进入某高速公路后,即与该高速公路的管理部门上诉人龙岩某高速公路有限公司形成了服务合同关系。根据《公路法》第三十五条、第六十六条的规定,公路管理机构、公路经营企业应当及时清除在公路上的障碍物,保证行车人的行驶安全。龙岩某高速公路有限公司作为高速公路的经营管理者,对高速公路及其附属设施负有经常性、及时性、周期性和预防性的养防、维修和清扫等合同义务,以确保车辆安全通行。龙岩某高速公路有限公司未能尽到该项安全保障义务,导致原告刘某某在高速公路行驶过程中遭遇障碍物发生交通事故,属违约行为,应对刘某某因此受到的财产损失承担赔偿责任,承担刘某某实际损失48662.4元。因刘某某己经从保险公司取得38423.02元的保险金(包括修理费、施救费、第三者物损等),上诉人刘某某在取得38423.02元保险金后再向上诉人龙岩某高速公路有限公司主张赔偿,无事实和法律依据,不予支持。综上,原审判决认定事实基本清楚,但适用法律错误,予以纠正。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公路法》第三十五条、第六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零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六十条第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第(二)项的规定,判决:一、维持上杭县人民法院(2011)杭民初字第337号民事判决第二项;二、撤销上杭县人民法院(2011)杭民初字第337号民事判决第一项;三、上诉人龙岩某高速公路有限公司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上诉人刘某某财产损失10239.38元。

  评析:

  本案争议的焦点是:财产保险理赔后能否重复赔偿问题。

  第一种观点认为,因为请求权的基础不同、法律关系的不同,被保险人可以从保险公司基于合同关系和从第三人基于侵权关系获得双重赔偿。

  第二种观点认为,根据传统民法理论损失补偿原则,被保险人仅可以就保险赔偿后剩余的损失向第三人主张赔偿。

  笔者赞同第二种观点,理由是:

  1.按照保险标的的不同,保险分为人身保险和财产保险。人身保险和财产保险的最大区别在于保险金额的确定方式不同和是否适用代位求偿权不同。人身保险合同属于定额保险合同。而财险保险合同是补偿性合同,保险金额不得超过投保标的的实际价值,超过部分无效。当保险事故发生后被保险人仅能就保险事故造成的实际损失主张赔偿。此规定的目的旨在避免被保险人故意制造保险事故骗取钱财的道德风险。保险代位权仅适用于财产保险合同,即保险人在履行赔偿义务后,可以向第三方责任人追偿损失。通过对保险理论及我国保险法相关规定进行分析,可以得知,“损失补偿原则”是适用于财产保险的一项重要原则,即当保险事故发生并使被保险人遭受损失时,保险人必须在其承担的保险金给付义务范围内履行合同义务,对被保险人所受实际损失进行填补。保险人履行给付义务旨在弥补被保险人因承保危险发生所失去的利益,被保险人不能因保险给付义务的履行而获得额外利益。《保险法》第四十四条规定:“因第三者对保险标的的损害而造成保险事故的,保险人自向被保险人赔偿保险金之日起,在赔偿金额范围内代位行使被保险人对第三者请求赔偿的权利。”法律赋予保险人行使代位追偿权也是财产保险中“损失补偿原则”的体现,其目的就是防止被保险人通过购买保险而获取不当利益。同时,《保险法》第四十条限制了财产保险的重复投保,规定在财产保险中重复保险的保险金额总和超过保险价值的,各保险公司的赔偿金额的总和不得超过保险价值。除当事人另有约定外,各保险公司按其保险金额与保险金额总和的比例承担赔偿责任。但是对于人身保险,《保险法》第六十八条规定:“人身保险的被保险人因第三者的行为而发生死亡、伤残或者疾病等保险事故的,保险人向被保险人或者受益人给付保险金后,不得享有向第三者追偿的权利。但被保险人或者受益人仍有权向第三者请求赔偿。”明确限制保险人行使代位追偿权,同时赋予被保险人或者受益人另外向实施致害行为的第三者主张侵权赔偿的权利。而且,保险法对人身保险并无重复投保的限制。因此,财产保险适用损失补偿原则,保险人享有代位求偿权,被保险人或受益人不能获得双重赔偿。

  2.从我国《侵权责任法》所确立的损害赔偿看,我国目前侵权责任主要采取损害填补原则,即有损害才有赔偿,实际损失多少,就赔偿多少,受害人不应因遭受侵害获得意外利益。损害填补的目的是使受害人回复到损害发生前的状况。基于这基本法理和民法上的公平原则,受害人最终所获得的赔偿不应超出其实际损失。因此,处理保险赔偿与侵权赔偿竞合时,采取补充模式更加科学、合理。在既有商业保险又有第三人侵权责任时,并不能简单地适用损害填平原则,应区分商业保险的性质区别对待。如保险标的是财产及其有关利益,则应适用损失补偿原则,被保险人实际得到的补偿数额应等于实际损失,被保险人不能获得多于损失的赔偿,从而避免被保险人故意制造保险事故骗保的道德风险的发生。如保险标的是生命和健康,因对人的生命和身体造成的损害是无法用金钱衡量的,被保险人在遭受保险事故受到伤害后,既能从保险公司获得保险金,又可向侵权人主张赔偿,保险人给付保险金后不能享有代位求偿权。本案中刘某某所投保险的性质属于财产险,因此,刘某某不能获得双重赔偿。

  该案的判决对财产保险是否适用损失补偿原则作出了具体明确的判决,值得在今后工作加以借鉴。

  作者:郑智钦、吴燕春 上杭县人民法院


大成南宁律师

·首席律师:熊潇敏
·所内职务:高级合伙人/执行主任
·工作经历:10年法官+14年律师
·加我微信:xxmlawyer
·咨询电话:13878124891



下篇 :南宁律师:劳动者与用人单位约定放弃社会保险待遇的效力
上篇 :仅有“劳动合同”之名而无“用工”之实该“劳动合同”效力如何认定
Tags:服务合同

咨询南宁律师熊潇敏
相关阅读: